首页军事 / 中国 › 坦克竞赛

坦克竞赛

  2014年8月4日,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装甲旅代表解放军首次参加俄罗斯“坦克两项2014”国际竞赛(以下简称“坦克竞赛”),12名中国坦克手不俗的赛场表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场赛事也被外交部评为2014年中国军事外交十大突破之一。半年后,赛场硝烟早已散去,该旅从竞赛中吸取经验教训,在实战化训练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进。

  2014年8月20日,中国代表队以综合排名第三的成绩从莫斯科归来。该旅旅长王向东接连向总部和相关装备院校提交了两份报告。“实战化”是这两份报告的主题词。

  两个月后,全军装甲兵系统的上百名将校军官,齐聚南京军区某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以下简称“某训练基地”),现地观摩,现场办公,他们钻进坦克里,跟训研训,现场收集第一手数据和资料,经总部领导、院校专家和装甲兵一线指战员们反复研讨,提出改进训练方案十多项。承办这场研讨活动的正是赴俄参赛的这支部队。

  “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隆冬时节,南京军区某训练基地,一辆辆坦克时而蹿上山头,时而越过沼泽,时而又隐没在树丛之间。一阵炮声过后,坦克加大油门,绝尘而去。

  “开得真过瘾。”坦克刚回场,驾驶员代田财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下坦克一脸兴奋地对队友们说。炮手陈小龙钻出炮塔,问观摩的队员:“打上了吧?”报靶员高举右手,朝他竖起3个手指,意思是“全部命中”。

  新年度一开训,这个旅就千里机动奔赴某训练基地,这次与以往不同,出动的一个加强营兵力属于混合编成——全旅每个坦克连都派出了代表,携带的装备也是各连“自备”。

  “按照惯例,每年都是春节后才进山,今年选在了年前,我们想把训练模式改进一下。”该旅副参谋长王波涛说。去年参加坦克两项竞赛回国后,从旅领导到营连组训骨干,都受到很大触动,新的理念不断被融进全旅的训练中。

  “俄罗斯的坦克跑得快,还‘皮实’,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经过战争考验有很大关系。”王向东旅长说。

  俄罗斯举办世界性的坦克竞赛,有一定的战争渊源和历史积淀。70多年前,当时的苏联与德国进行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坦克会战——库尔斯克坦克大战,双方共投入6000多辆坦克,最终,苏联取得了胜利。这场坦克大会战为苏联取得二战胜利打下了基础,也使苏军坦克技术取得了长足发展。

坦克竞赛。  近年来,俄罗斯经历了车臣战争、俄格战争,这些战争几乎都是装甲部队唱主角。2014年坦克大赛中俄军使用的T72坦克,更是参与了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十余场战争和武装冲突。王向东旅长说:“俄罗斯是军事强国,也是坦克强国,我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出国参赛的,以前知道有差距,现在知道差距在哪儿了。”

坦克竞赛。  俄罗斯地大物博,为满足战场需要,高机动性是俄军装甲部队的第一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的竞速赛阶段,代田财驾驶的坦克被俄方从内侧超车,造成我方坦克损伤,被迫停车。“坦克竞赛。在国内训练时,我们是不允许从内侧超车的,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代田财回忆赛场惊险的一幕,坦言自己的心理素质还不过硬。通过电视转播不难发现,在比赛中,类似的坦克碰撞在其他国家的车组较量中也出现过。

  “这种只有在战场上才可能发生的‘高危’动作,一般不会在日常训练中专门去练,这种经验只有通过实战才能获得。”当时,领队黄旭聪向裁判组提出了申诉,申诉失败,黄旭聪得出这样的结论。

  快速机动、精确打击是装甲兵追求的作战理念。在坦克竞赛中,射击的评分规则是“一发炮弹不中总时间加一分钟”。炮手陈小龙说:“如果你心理素质不过硬,操作方法不熟悉,反复瞄准不击发,耽误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就算命中目标,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先敌开火,首发命中,’我们经常讲这是炮手专业的‘最高境界’,它在战场上是有实际意义的。”比赛中打出了全发命中的王欢深有感触地说。

坦克竞赛。  在俄罗斯赛场上,陈小龙和战友们还发现,所有的目标都是隐显靶,不定时出现在大约300米的射击正面上,距离也从1600米到2100米不等。“非整百米的距离,对快速设定各项射击诸元是一大考验;在远距离上,击中坦克复合反应装甲(坦克最厚的部分)与击中油箱的损伤程度截然不同。”炮手王欢说。这些亲历赛场的炮手们认为:“俄军设置的射击环节比赛规则,与实战要求贴得更近。”

  坦克车组是一个作战单元,乘员之间的相互配合直接影响作战能力的发挥。参加坦克竞赛的车长王春卫印象很深刻,比赛中,俄军坦克装弹时,所有乘员必须下车共同完成,我们在以往训练中只有炮手一人下车进行装填,或者等待保障组送弹,浪费时间还不符合战场要求。“这一点,俄军的方法显然更为合理”。

  “出国参赛既是一面镜子,又是一个参照”

  参加坦克竞赛回国后,该旅没有召开庆功大会,但各种总结调研的会议开了好几场,他们集中研讨,集智攻关,总结经验,查找不足。

  “坦克竞赛虽然是以比赛的形式举办的,但其中的许多理念直接对接战场,比赛中虽然没有战场拼杀那样残酷,但激烈程度也让我们闻到了实战的气息,它的意义不亚于经历了一场真正的战斗。”一直负责国内备赛训练的副旅长许卫国说。

  首先是对训练理念的影响,该旅在正视装备差距的同时,也发现了训练标准和组训方式上的不合理之处。“就拿T72坦克来说,这型坦克经历了10多次战争的考验,先后改进了近20次,有时从发现问题到作出改进只需要一周时间。”出国保障坦克大赛的该旅高级工程师穆江超说。

  随着装甲兵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人才生成周期延长,一名优秀的驾驶员需要上百小时的实车训练才能熟练掌握各种驾驶本领,一名出色的炮手需要上百次的实弹射击才能练就过硬的射击技能。大纲规定的年度摩托小时和实弹射击量明显不够,为此,该旅加大了实车实弹的训练量,2014年全年,每名驾驶员完成的实车驾驶时间在大纲规定的1.5倍以上,炮手实际消耗弹药数是大纲规定的两倍。该旅还探索了“合成装甲突击群夜间整体制反演练”课题,获得总部和军区战法创新奖项,为装甲兵夜间战斗训练探索了路子。

  “在前几年,‘开快车’会受到批评,如果因此出现训练事故,当事人肯定会受到处理,现在在做好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坦克长距离高速度机动已经成为驾驶训练的‘新常态’。”坦克驾驶员赵加新说,“处理好训练成本与训练成绩的关系,靠提高训练质量来促进训练安全,是训练理念的一大转变。战争是残酷的,只有平时多流血,战时才能少牺牲。”

  其次是俄军装甲兵训练内容的设置对我们的组训方式产生了很大影响。许多军事迷都记得坦克大赛中坦克高速通过涉水池的精彩场面,在日常训练中,这一课目对装备和人员有很高的要求。“坦克钻进水里的那一刻视线被完全遮挡,如果此时油门控制不好,方向判断不准,极易出现驾驶事故。”特级驾驶员张越介绍,因此,这种课目“在往年很少训练”。

  2014年坦克大赛备赛阶段和回国后,该旅把坦克通过崖壁、涉水池、侧倾坡、雷场、车辙桥等多个障碍综合起来,修建了一处“综合训练场”,还在训练场内建设了靶场,实现了驾驶与实弹射击同步进行。“以往出于安全考虑,单个障碍训练的比较多,实车驾驶与实弹射击基本上是分开进行的,现在不仅进行了整合,还增加了崖壁、涉水池等高风险的训练内容,提升了实弹射击打隐显靶和非整百米距离的训练难度。”该旅副旅长许卫国介绍说。

  最近,在一次坦克训练回场后,驾驶员代田财在驾驶舱内通过潜望镜观察顺利入库,这是他当驾驶员10年来,第一次不用别人指挥倒车入库。“训练肯定有风险,但决不能为了规避风险而使训练走样。”以严格施训闻名的王向东旅长说。

  此外,受俄罗斯坦克乘员配合装弹的启示,该旅在坦克实弹射击中尝试坦克乘员协同装弹,规范了装弹程序和人员分工,经过反复训练,3名乘员协同补充一个基数的弹药,只需要20多秒钟。

  从赛场到未来战场,该旅跨过了许多关口。“‘实战化’喊了这么多年,下了很大决心,用了很多方法,是时候见成效了。” 王向东旅长说。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www.3522vip https://www.soge800.com/?p=89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